鑫超机械网 >> 最新文章

2018全球百佳ceo完整榜单公布这家仪器公司上榜空压机油

2021-01-11

近日,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公布了2018年全球百佳ceo榜单。仪器信息网纵观榜单,发现一家科学仪器公司荣登榜单第85名,即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葛士柏(marc n. casper)。而在仪器信息网今年5月份制作的“”中,葛士柏也以2227.51万美元第四度蝉联榜首,成为科学仪器行业身价最“贵”的ceo。

以下是榜单原文:

尽管面对多种外部力量——精明的竞争对手、难以取悦的客户、贪求利润的投资者、政治和经济阻力,榜单上的公司依然展现了持续增长的强大能力,他们的高管也表现出沉稳和笃定两种难得的品质。去年进入榜单的100名领导者中,70名领袖在今年同样以优异表现脱颖而出。其中包括本年度依旧名列榜首的西班牙快销巨头inditex的ceo帕勃罗·伊斯拉(pablo isla)。

这种排名上的稳定性,原因不仅在于这些领袖的领导风格始终如一,还在于《哈佛商业评论》沿用了以往的绩效评估方法。虽然在当前商业世界中,今日股价和本季度收入往往会备受瞩目,但我们的榜单放眼长远:我们主要基于每位ceo整个任期内的财务回报进行评估,由于这些ceo都非常成功,所以很多人任期极长。(本榜单中的ceo平均任期为16年,而根据2017年数据,标普500公司的ceo平均任期为7.2年。)为计算最终排名,我们还将每家公司在环境、社会和治理(esg)方面的表现纳入评估范围内。

由于我们的排名关注ceo整个职业生涯的表现,所以每年上下浮动都不大。今年前10名中的7名ceo,以及前25名中的18人,都曾出现在去年榜单同一区间里。一般每年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ceo会因退休、辞职、死亡或财务表现不佳,从上一年的榜单中跌出。从2017年榜单中跌出的著名领导者有wpp集团的苏铭天(martin sorrell,遭到渎职指控后辞职)、全食超市(whole foods)的约翰·麦基(john mackey,公司被亚马逊收购)和l brands公司的莱斯利·卫克斯奈(leslie wexner,今年股价暴跌)。

其他趋势大致保持不变。一则亦喜亦忧的新闻是:和去年相比,百佳ceo中的女性人数上涨了50%,但这是因为今年榜单中有三位女性,而此前几年只有两位。(我们这里给出的解释此前也多次被提及:榜单中女性人数少,并不能说明男性比女性更胜任ceo的职位;相反,这只能反映出我们调查的样本范围——全球标普1200公司中,女性ceo代表过少。)

虽然我们的榜单每年变动都不大,但以长期主义为导向进行排名,彰显了维持全球顶尖业绩的难度。自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开始发布榜单以来,只有六名ceo每年都会上榜:亚马逊的杰弗瑞·贝索斯(jeffrey bezos)、inditex的帕勃罗·伊斯拉、诺德斯特龙的布雷克·诺德斯特龙(blake nordstrom)、tenaris的保罗·罗卡(paolo rocca)、美国铁塔(americantower)的小詹姆斯·泰克利(jamestaiclet jr.)和ccr的雷纳托·瓦莱(renatoalves vale)。即使在这一精英组里,贝索斯到达的高度依然难以企及:仅参照财务表现的话(也就是不考虑esg对排名的影响),自2014年我们制作榜单以来,这位亚马逊创始人一直独占鳌头。贝索斯自2014年11月首次问鼎以来,公司股价增长了六倍多。

领导者要接受的考验之一是如何适应多变的环境。公司当前面临的最大变数之一就是全球政治环境。特朗普竞选和英国脱欧最能体现出民粹主义抬头的威力,但其他很多地区也有明显的民粹化倾向。对商业领导者而言,特别是制造业领袖,这一趋势既会诱发关税和贸易战的风险(有时是现实),也带来了所在行业的机会和挑战。

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,企业领袖应以多大积极性,公开讨论政治议题,以及讨论哪些议题?本年度榜单中的两位美国ceo表述了截然不同的观点。

萨提亚·纳德拉(satya nadella)2014年接替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ballmer),担任微软ceo;纳德拉就任ceo前带领云计算业务强劲增长,帮助公司成功转型,因此荣膺2018年榜单第46位。在与微软业务直接相关的议题上,如移民改革,纳德拉会坚定立场,但绝对不会表达个人的政治观点。“没有人要求我代言,”他在2017年接受《哈佛商业评论》英文版总编辑殷阿笛(adi ignatius)的采访时表示,“表明政治立场,并不是我的员工期待我做的事。”

其他领导者对这部分ceo职责的态度更开放一些,比如摩根大通ceo杰米·戴蒙(jamie dimon)。该银行自2016年以来迎来股价大幅攀升,因此他荣膺今年榜单的第22名。“如果你想有正确的公共政策,就必须大声提出倡议。”戴蒙2018年接受殷阿笛采访时说,“你还不能只考虑自身利益,仅仅讨论有利于你所在公司的监管措施。你必须探讨税收政策、贸易、移民和技术。”

ceo是否以及何时发声,对本次排名并没有直接影响,但帮助我们处理数据的专家(来自csrhub和sustainalytics两家公司)表示,这种行动主义可能会间接计入esg分数中。比如,esg评分说明了公司在游说支出、对碳使用等问题的信息披露程度、公司最高层是否设立可持续发展官一职等指标上的表现。glassdoor等员工反馈网站中的数据也能反映出ceo是否发表了政治言论。“ceo行动主义”(ceo activism)这个词让人联想到激进的领导者行为,但更多意味着,关心政治现实不过是一份多面性工作中的一面。

全球百佳ceo排名计算方法

为制作本次的最佳ceo排行榜,我们从2017年底标准普尔全球1200指数的公司开始。(该指数市值占世界股市总市值的70%,涵盖北美、欧洲、亚洲、拉丁美洲和大洋洲企业)。我们对每家企业的ceo进行考察,为确保评估有据可依,我们剔除了任期未满2年的ceo。我们还剔除了曾被逮捕或被判罪的ceo。至此,有870家公司的881位ceo(一些公司由多人共同担任ceo)参选,他们所管理的企业位于29个国家和地区。

我们的研究团队由纳娜·冯·贝尔努特(nana von bernuth)率领,在奥诺里纳·布内努(onorina buneanu)和克莱拉·弗兰克(clara frank)两位程序员以及来自eleven strategyconsultants的数据程序员莫朗德·斯图特(morand studer)和丹尼尔·贝纳德斯(daniel bernardes)协助下,从datastream和worldscope两个数据库收集各公司ceo自上任之日起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的日常财务数据。对于1995年以前上任的ceo,我们从1995年1月1日之后计算其公司收益,因为这个日期之前的行业调整后回报数据无法获得。

研究者计算了每位ceo在任期间的3项评估指标:国别调整后股东总回报(包括股息再投),该指标剔除了公司所在地股市整体增长带来的增长;行业调整后股东总回报(包括股息再投),该指标剔除了公司所在行业整体发展带来的增长;市值变化(股息、股票发行和股份回购调整后),以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美元进行衡量。

随后我们将所有ceo分别按照以上3项财务指标从第1(最高)到第881(最低)进行排名,3次排名平均值即为该ceo的最终财务排名。综合运用3项指标,保证了评估方法的缜密与平衡:前两个指标可能对小公司有利(起点低的公司更容易获得显著的股东回报增长),而市值变化这一指标则有利于大公司。

为评估ceo在非财务方面的表现,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分别咨询了sustainalytics公司和csrhub公司。sustainalytics是业内领先的环境、社会与治理研究及分析提供方,主要与金融机构、资产管理方开展合作。csrhub对来自9家研究机构的数据进行收集、统计和标准化,主要与希望改善esg表现的企业进行合作。由此我们数据中的所有企业有两种esg排名,其一是sustainalytics排名,其二是csrhub排名。财务排名权重占80%,两种esg排名各占10%,并且剔除2018年6月30日前卸任的ceo,据此综合得出今年ceo排名的最终榜单。

景德镇陶瓷茶具批发

围栏自动冲孔机

微商瘦身产品排行榜

亚克药业

友情链接